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为吴善沐盗伐林木罪一案提供法律援助案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法援中心   发布时间:2020-03-09 15:28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

2017年4月30日,被告人吴善沐与陈修能、李雪旺、周仁贵、陆和建携带油锯等工具到建瓯市川石乡墩阳村43林班1大班4小班、山场土名“薪山”山场,砍伐林权属建瓯市福人有限公司所有的杉木。被告人吴善沐使用油锯锯倒三、四根杉木,因被杉木压伤脚部,就独自驾车先行离开了山场。同案人继续在山场上盗伐林木,当晚被建瓯市福人林业有限公司墩阳采育场护林员当场抓获。经现场勘验、鉴定,被盗伐杉木57株,立木材积11.41.5立方米。2017年下半年间,被告人吴善沐与吴机青、吴永禄共谋到建瓯市川石乡边溪村39林班6大班1小班土名“塔丘仔”山场,盗伐林权属陈慧明所有的杉木。并商定由吴机青、吴永禄负责到该山场砍伐杉木,吴善沐负责运输和销售。吴机青和吴永禄先后三次到该山场砍伐杉木27株,并在砍伐结束后联系吴善沐,被告人吴善沐随即驾驶其无牌三轮车到该山场将杉木装运销售。期间吴善沐分别给吴机青、吴永禄800元,剩下的木材款由吴善沐所得。经现场勘验、鉴定:被伐杉木27株,合计立木材积6.5723立方米。

【辩护意见】

辩护律师结合本案的事实证据材料和庭审情况,发表了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善沐的行为构成盗伐林木罪的案件事实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吴善沐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具体辩护理由如下:

一、对于“薪山”山场的盗伐林木行为,被告人不存在与同案犯陈修能、李雪旺等人的共同故意。

2017年4月30日,被告人与陈修能、李雪旺、周仁贵、陆和建等人到建瓯市川石乡墩阳村“薪山”山场砍伐林木。被告人并不知情砍伐林木的林权归属,在砍伐三棵林木后受伤离开。根据同案犯陈修能的供述,在砍伐林木的过程中双方始终未达成共同盗伐他人林木的主观意思表示。即便如公诉机关所证实的根据客观情形分析被告人知情了其盗伐他人林木的行为,被告人始终未与其他同案犯意思联络,只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所实施的同一性质的行为,被告人并不构成共同犯罪,仅属于同时犯,应作为单独犯罪分别论处。因此,被告人仅应对其着手的砍伐他人三棵林木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二、对于“塔丘仔”山场的盗伐林木行为,被告人与同案犯吴机青、吴永禄不存在事前通谋盗伐林木的意思联络,双方之间不存在盗伐林木的共同犯罪行为。

被告人与同案犯吴机青、吴永禄不存在事前通谋盗伐林木的共同故意,被告人仅在事后提供帮助运输行为。双方之间并不具备盗伐林木行为的意思联络,事后的运输行为发生在同案犯吴机青、吴永禄盗伐林木既遂之后,被告人与吴机青、吴永禄不存在盗伐林木的共同故意,不属于共犯。

三、对于公诉机关证明被告人于“塔丘仔”山场盗伐林木的次数和立木材积的数量等行为的证据模糊不清,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本案直接证明被告人盗伐“塔丘仔”山场林木行为的证据仅是同案犯吴机青、吴永禄的证人证言,作为言词证据效力薄弱,仅有言词证据无法直接认定被告人盗伐林木的行为。本案中对“塔丘仔”山场盗伐林木的立木材积数量的鉴定意见与被告人盗伐林木的关联性难以对应,鉴定意见的结论并不能直接证明“塔丘仔”山场盗伐林木的立木材积数量就是被告人所为。本案中的证据对于被告人对“塔丘仔”山场盗伐林木的次数和立木材积的数量难以对应,未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庭应依法变更本案事实认定和涉案林木材积数量的认定,且被告人有法定、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笔者点评】  

案发后,建瓯市人民法院通知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为吴善沐提供法律援助。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福建韩思律师事务所周东涛律师,为吴善沐涉嫌盗伐林木罪一案提供法律援助。案件经历一审、发回、上诉、二审…

经建瓯市人民法院一审、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官部分采纳了承办律师的辩护意见,减轻被告人量刑,被告人吴善沐犯盗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15000元。

建瓯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我作为被告人吴善沐涉嫌盗伐林木罪辩护人,接受指派后,辩护律师依法根据案件情况和办案人员沟通了案情,依法会见、调查和收集了证据材料,展开了刑事辩护工作通过代理本案,指派律师更加深刻地理解了法律援助工作和其他法律事务处理中。律师应该认真了解当事人情况,发现有碍稳定或其他可能危害社会的其他情况,应该认真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我们要做好的不应该仅仅是依法维权,还要追求更好的社会效益,为构建和谐、法制社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