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案例——张某人身损害赔偿案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9-10-09 09:37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

2016年7月25日,张某因连某、刘某要出售木头给第三人陈某和冷某,连某挂电话叫张某为其装运木头,每天工资200元。颜某是开挖掘机的,受雇陈某和冷某来五夫镇翁墩村洋坑坡头木头堆场整理木头。张某在车上装运木头时,站在车头与车厢中间放雨披的铁架子上,被颜某驾驶操作挖掘机吊木头时刮碰摔倒,事发后,边某积极救治,张某从受伤住院治疗219天,总共医疗费用150995.76元。连某垫付了原告医疗费83000元,颜某垫付原告医疗费46000元。出院后经福建武夷司法所司法鉴定《福建武夷司法所司法鉴定意见书》(武夷司法鉴定所【2017】法鉴字第045号),(一)伤残程度:张某因外伤致:1、胸11水平以下截瘫(股力0级)伴大小使失禁,评定为一级伤残;2、胸11椎体爆裂性骨折行手术治疗,评定为九级伤残。(二)护理依赖程度:被鉴定张某需大部分护理依赖。因张某与连某、刘某、第三人颜某、陈某、冷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产生纠纷,张某妻子做为他法定代理人向武夷山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武夷山市法律援助中心认真审查了申请人的经济条件和案由,认为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受理此案,并指派援助律师为其代理。

援助律师接受指派后,及时向受援人了解案情,听取当事人的诉求,并准备相关材料制作起诉书向武夷山市人民法院提交立案申请,经过武夷山人民法院2017年10月16日、同年11月13日分两次开庭审理。

案件审理中,连某辩称,张某无证据证明谁将他碰触坠落,侵权行为不成立。即使颜某有剐碰,张某自身存在重大过错,买方是冷某,所有人都是为他打工,冷某是接收劳务的人,责任应由冷某承担,自己不需承担任何责任。刘某辩称其他与连某是合伙关系,意见与连某相同。第三人颜某述称张某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其操作不当剐碰而从车上坠下的事实,他是受雇于陈某,为阿某提供劳务,即使有过错导致他人受伤,承担责任的主体应该是雇主。陈某辩称张某无证据证明谁是侵权人,即使颜某在操作吊木头时有剐碰,张某自身存在重大过错与他没有实质的利害关系,他只是连某、刘某和冷某之间的介绍人,买方是冷某,是买卖双方的关系,不需要承担责任。冷某述称,陈某叫其帮忙卖木头,因陈是外地人不能办运输证,就用自己的身份证办了运输证,还叫帮忙找二货车带去,驾驶员工资由陈某支付,除认识陈某颜某外,其他人均不认识,是张某自己不小心坠地,其不承担任何责任。

经法院庭审质证查明,连某刘某(合伙)与陈某做木头生意时认识,冷某与陈某也是做木头生意时认识的。2016年7月22至24日,连某刘某有木头出售,连某打电话找陈某问是否需要木头,陈某到木头堆看过后说不要,连某问有谁需要,陈某打电话给冷某并报价,说明购买条件,冷某同意接收,陈某说要用冷某的身份证办运输证找二货车并每天支付冷某300元工资,冷某同意。连某说陈某不是当地人不好找工人,打电话联系了张某,告知再叫一工人,每天200元工资,张某同意。陈某电话联系颜某开挖掘机来五夫镇翁墩村洋坑坡头木头堆场吊装木头,每米40元工资,颜某同意。刘某在武夷山市 区按照陈某交代用冷某的身份证办理了运输证。

另查明,原告于2016年8月3日向武夷山市人民法院诉前申请财产保全,扣押颜某所有的型号为XY75W-8挖掘机一台,法院经审查后于同年8月4日作出(2016)闽0782财保17号民事裁定书,扣押了颜某的控掘机一辆。8月5日,原告以双方达成协议为由,申请解除财产保全。经审查,裁定解除扣押的财产,由颜某开回。

援助律师在代理词中充分考量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指出:1、原告作为雇员,在从事雇佣事务中受伤,雇主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张某是按连某的指示到达指定地点,进行木头装运的雇佣关系并约定了工资为1天200元,明确了张某和连某是雇佣关系,刘某是连某的合伙人,应连带赔偿张某的合法损失。连某刘某在法庭辩称是帮第三人陈某代为雇原告的,工资也是帮第三人陈某代为支付的,该辩解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而且原告自始至终只认识连某刘某,与陈某不认识,对连某与陈某之间的木头买卖相关的情况不知情。2、颜某作为侵权人,是受雇于陈某、冷某,应依法承担相应责任。(1)《侵权责任法》第三条规定规定:“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颜某无控机工作资质,操作不当导致原告受伤,侵犯原告身体健康权,依法应对其侵权行为承担赔偿责任。(2)《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颜某无挖掘机资质在按雇主指示进行木头装运中操作不当致原告摔伤,也应与陈某冷某一并承担侵权责任。3、原告不存在重大过错或故意,不需承担责任。4、原告的各项损失合法有据,依法应予支持。

援助律师向法院提出以下各项赔偿:

1、医疗费、伤残赔偿金305983.6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营养费、鉴定费、医疗辅助材料费、交通费、抚慰金等 总计:1342041.24元。

经过两次庭审,法院做出了判决:

一、被告连某刘某共同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04393.38元(已扣除83000元)

二、第三人陈某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87393.38元

三、第三人冷某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87393.38元。

四、第三人颜某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74484.38元(已扣除46000元)。

五、驳回原告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点评】

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连某、刘某(合伙)、陈某、冷某谁是雇主,各应承担的责任问题。连某刘某与陈某都是做木头生意相互认识的,本案查明的实事是,原告说是连某打电话叫他去的,连某说是帮忙陈某联系的,陈某说是帮忙冷某联系的,冷某说是帮陈某做事的,一天给付工资300元。颜某说是陈某打电话叫去的,陈某说是帮冷某联系的,冷某说是帮陈某做事。相互推捼,但可以认定木头是卖主是连某和刘某,买主是陈某和冷某,原告和颜某是为连某刘某和陈某冷某四人提供劳务的事实。在难以认定谁是雇主的情况下,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77条规定“二人以上依法承担按份责任,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的规定。连某、刘某、第三人陈某、冷某都 是做木头生意时相互认识,各方为自己的利益互相推脱,可以认定均是雇主,对本起提供劳务者受害事故中平均承担23.33%的责任。

二是原告张某,第三人颜某二人是受谁雇,有否责任问题。连某在做木头生意中认识原告。陈某、冷某在做木头生意时认识颜某,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分析,可认定原告受雇于连某、陈某、冷某,颜某受雇于陈某、冷某,原告和颜某均是雇主。在木头装运过程中,颜某无证操作挖掘机、装运时未做好释明防护工作,负有一定责任。原告在装车时站在车厢与木头中间放雨披的铁架上,存在自己防护意识不强,也负有一定过错责任。原告摔倒坠地,颜某原告各持一词,又无证据佐证,难以认定谁的责任导致原告坠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77条的规定,二个雇员对本起提供劳务者受害事故承担30%的过错责任,即原告张某自行承担15%的责任,颜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