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案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9-09-23 09:02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

  余某杨是余某琦的父亲、陈某英的儿子。2018年8月2日6时许,陈某龙驾驶闽HOK660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由延平区黄墩市场经滨江路往东坑方向行驶,途径延平区江滨路德辉路口时与正在工作拉人力车的余某杨相撞,造成余某杨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2018年9月14日延平区交警大队对该起事故作出认定,认定余某杨、陈某龙分别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延平区交通多元调解中心多次调解,双方都无法达成协议。2018年10月8日,余某琦在其叔叔(陈某英另一个儿子)的陪同下,来到南平市延平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陈某英委托其儿子申请法律援助)。原来,余某琦的母亲黄某某于2014年11月5日因病去世,没想到不幸再次来临,与其相依为命的父亲在工作的过程中又不幸遭遇车祸去世。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收到申请材料后,很快进行了审查,经过审批后案件指派南平市延平区“148”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赵敏承办。

【办理过程】

承办人赵敏接到指派后当天就约见了余某琦及其叔叔了解案件情况及其诉求。承办人了解到死者余某杨生前从事的是保洁工作,事发当天余某杨像往常一样很早就出门清扫大街,遗憾的是再也不能像平时一样平安回家。余某杨家中有七个兄弟姐妹,其户籍地虽然是南平市延平区某乡镇村里的村民,但是已经在市区工作生活了十几年。在2013年的时候就购买了延平区城区的某套房子,余某琦也一直是在城区的学校就读。事故发生后余某杨曾经被送往南平市人民医院抢救,并且因此花费医疗费13662.74元。事故发生后,陈某龙也支付了医疗费8000元,丧葬费35000元,合计43000元。同时,陈某龙所驾驶的肇事车辆交强险投保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平分公司,并未投商业险。

基本情况了解后,承办人赵敏对申请人余某琦和陈某英的损失进行测算。经计算赔偿清单如下:1、医疗费13662.74元;死亡赔偿金:39001.4元/×20=780028元;丧葬费:34514.5元;误工费:3人次3天×159/=1431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5980.5/×5=129902.5;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以上共计人民币1011038.74元。陈某龙所应当承担的赔金额为(1011038.74-120000元)÷60%=534623.24元,扣除陈某龙已经支付的43000元,还应赔偿491623.24元。承办人赵敏将赔偿金额情况告知余某琦及其叔叔,在征得他们同意后,承办人将拟好的起诉状送到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立案。2018111日,延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1110日,承办人收到法院的出庭通知书,延平区人民法院确定于2018112115时在交通巡回法庭开庭审理此案。

结合案件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承办人赵敏发表如代理意见:

    一、被告陈某龙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应承担60%的赔偿责任。

2018年8月2日6时许被告陈某龙驾驶HOK660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由延平区黄墩市场经滨江路往东坑方向行驶,途经延平区江滨路德辉路口时与正在工作拉人力车的余某杨相撞,造成余某杨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2018年9月14日延平区交警大队对该起事故作出认定,认定余某杨、陈某龙承担同等责任,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由于被告陈某龙与死者余某杨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但余某杨系拉人力车,因此被告应对原告的受伤承担赔偿责任。

二、原告的各项损失请求合理合法应当得到法庭的支持

1、医疗费

事发后余某杨在受伤产生的抢救费13662.74元。

2、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死者余某杨生前于2013年3月10日购买位于南平市延平区梅峰路梅园新村C1幢902室房产,并居住在该房,其儿子余某琦小学就读于南平市流芳小学,现就读于南平市第五中学九年级。对此有房屋所有权证、就读证明、南平市第五中学证明、延平区梅山街道自强社区居委会证明给予印证,因此本案因余某杨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3、《人损》司法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事发时福建省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为69029元,因此本案丧葬费为34514.5元。

  

  4、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问题

根据《人损》第二十八条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因原告陈某英系死者余某杨母亲、余某琦系死者余某杨儿子,均为余某杨生前的被扶养人,居住、生活在南平市延平区城区,因此,我方按照城镇标准计算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合法有据。

5、误工费、交通费均系死者家属处理交通事故产生的费用。

  6、精神抚慰金:该费用系死者去世给家属造成精神损失。

    三、人寿南平公司应当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受害人。

  根据《侵权责任法》48条、《道交法》76条、《保险法》65条之规定,涉案的保险公司均应在其保险责任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望法庭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审理,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办理结果】

  延平区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调解,被告陈某龙表示自己只是做点小生意,经济能力也有限,希望余某琦及其陈某英能否就赔偿金额降低一些,除了先行赔付的43000元,再一次性赔偿200000元。如果同意的话,那么他尽量去借一些钱将赔款及时支付。对此,承办人也表示余某琦现在已经是孤儿了,他的生活没有任何依靠,希望陈某龙能再多增加一些。最终双方达成协议,陈某龙再一次性赔偿210000元,中国人寿保险南平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余某琦和陈某英120300元,那么赔偿总金额为210000元+43000+120300=373300。该赔款转入余某琦的账户。

【案例点评】

客观的说本案从案件的难易程度上来讲并不能说是十分复杂的案件。案件主要争议的焦点就是死者余某杨是农村户口,是否能按城镇居民的标准主张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余某琦是否能按城镇标准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由于余某杨2013年已经购买了位于城区的房子,且余某琦在是在城区的小学和中学就读。这些事实都有相应的证据如房产证、学校开的证明来加以佐证,因此对方也没有争议,都予以认可。案件虽然简单,但是案件背后的社会意义却和一般的案件不同。余某琦的母亲早年已去世,现在父亲又遭遇不幸离世,他不仅是未成年人更是孤儿,生活无依无靠,目前又还在学校就读。案件最后经过调解结案,并且陈某龙很快将相应的赔偿支付到。同时,陈某英也同意将所有赔偿款全部给余某琦。余某琦能实际得到赔偿款,至少让他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障。承办人尽心尽力的为其维权,也能让他切实感受来自法律援助中心、来自社会对其的关心与照顾,感受到来自大众对他的爱护,这对他心灵上也是一种慰藉。案件结束后,余某琦也对法律援助中心及承办人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最后我们也希望余某琦能尽快从失去父亲的伤痛中走出来,带着这份感恩的心,重新面对生活,好好学习,健康成长,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