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案例——官某祥工伤赔偿案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9-09-10 15:36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

官某祥于2018年3月7日通过招聘进入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上班,约定保底工资为3000元加计件工资。同年3月31日下午14时许,官某祥在被厂房车间内,操作挤压机,因机器突然运转来不及将手抽出,导致手被机器压伤。尔后, 官道祥被送入南平市第一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为:右手机器热压伤:1.右中指近节指骨骨折,2、右掌背软组织损伤,3、右手中环指指伸肌腱断裂。申请人经住院治疗123天后出院。2018年8月1日经南平市延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8年10月9日被评定为工伤伤残9级。

【办理过程】

2018年11月13日,官某祥因经济困难向南平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援助中心在审核基本材料后指派福建舜宁律师事务所邓节妹律师承办该案件。2018年12月3日,官某祥在承办律师的协助下,向南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并请求用人单位向其支付工伤赔偿待遇、经济补偿金等共计185305.26元。2019年1月15日南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南劳人仲案(2018)第89号《仲裁裁决书》,南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劳动合同是劳动关系双方的自治意思经平等协商一致所达成的协议,合同解除权属于法定单方面解除权,该解除权是法律赋予劳动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只依据劳动者的单方面书面通知用人单位即可成立,属于形成权。官某祥未向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福建省南平市闽德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亦未向官某祥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双方的劳动关系并未解除。故南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仅裁决用人单位向官某祥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22969.12元、护理费16610.3元、伙食补助费732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4308元、医疗费1515.46元。因双方劳动关系未解除,故不支持经济补偿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伤就业补助金的仲裁请求。

官某祥对该裁决不服,再次申请法律援助,南平市法援中心继续指派邓律师承办。2019年1月30日向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起诉,在起诉之前承办律师协助官某祥向用人单位书面送达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用人单位于2019年1月28日收到该通知。承办律师出庭应诉认为:一、官某祥与用人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9年1月28日解除。2019年1月20日官某祥向用人单位提出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于2019年1月28日送达被告。因用人单位在职工发生工伤后,不按时支付劳动者停工留薪期的工资,也不按规定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劳动者可以立即要求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故在用人单位签收劳动者发出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时(即2019年1月28日),双方的劳动关系解除。二、用人单位应支付官某祥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5362元。三、用人单位应支付官某祥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185079.26元。具体为:(一)医疗费1515.46元。(二) 停工留薪期的工资37534元。官某祥入职后未与被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仅口头约定月保底工资为3000元/月,但实际工资可达5500元/月。因官某祥无相应证据证明,且官某祥入职后未满一个月便发生工伤,工资尚未达一个支付周期,所以官某祥主张按2017年南平市在岗职工平均月工资5362元(年64347元)计算自2018年3月31日(工伤发生日)至2018年10月9日(定残日),共7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为37534元。(三 )定残之日起至解除劳动关系之日止的工资5106元。依照法律规定,职工自发生工伤事故之日起至定残之日止,用人单位应支付其停工留薪期的工资。本案官某祥在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定残后,尚未恢复劳动能力,且双方的劳动关系尚未解除。故,用人单位应支付其自定残之日起至解除劳动关系之日止的工资,标准按照南平市最低工资标准1380元每月支付。(四)护理费。官某祥共计住院123天,在治疗期间前后共进行3次手术,完全是有护理必要的。官某祥住院期间均由其妻子进行全天护理,标准按2017年南平市在岗职工平均月工资5362元计算,即5362元/月÷30天×123天=21984.2元。(五)伙食补助费7380元。官某祥在第一次出院后又办理入院手续,是因为院方要求官某祥配合办理一次费用的结转手续,其连续住院是其自身疾病的要求,也是遵循诊疗机构专业医护人员的建议,并非如被答辩人所述是造假。因此,官某祥住院天数为123天,伙食补助费以60元/天计算。(六)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6423元。官某祥主张按照社平工资5632元/月计算,具体为:5632元/月×9个月=48258元。(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63271.6元。官某祥于1972年11月27日出生,解除劳动关系是年龄为46岁。经计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5362元/月×0.2个月×(75.5岁-46岁)×2=63271.6元。

2019年4月8日延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闽0702民初59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福建省南平市闽德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官某祥的劳动关系于2018年11月28日解除;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应向官某祥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款137124元(医疗费1515.46元,停工留薪期工资22702.8元、护理费1273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38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4308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29244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9244元);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官某祥支付经济补偿金3812元。

因用人单位福建省南平市某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官某祥又来申请法律援助,南平市法援中心还是指派福建舜宁律师事务所邓节妹律师承办。该案经二审法院开庭审理,官某祥与用人单位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

【办理结果】

本案经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用人单位福建省南平市闽德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官某祥支付工伤赔偿待遇、经济补偿金等共计135000元,官某祥于调解后三日内收到该笔款项。

【案例点评】

该案系关于工伤赔偿的劳动争议纠纷案例。该类纠纷在实践中普遍存在,本案用人单位为节省开支,对上岗劳动者的培训不到位,最终所要承担的责任远高于缴纳的工伤保险费。代理人代理工伤案件的角度来看,因工伤维权的步骤较为繁琐,包括用人单位不配合的情况下怎样申请工伤认定,怎样申请劳动能力鉴定,后续准确计算各个赔偿项目的具体金额以及仲裁前置的程序性问题。特别是工伤认定是劳动者能够顺利索赔的基石,这就涉及到劳动者举证证明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属于工伤的情形等等。劳动者也缺乏法律意识,未能在第一时间收集证据证明案件事实,导致其请求缺乏相应证据,碰到此类情形可以从工资发放的凭证、医药费的缴费证明、工友证明、录音、工作场所拍照、打卡记录、工作费、签到表等等来证明双方的劳动关系。在工伤认定后对各个赔偿项目的金额计算要明确,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本案经协商沟通,案件进展顺利,受援人对案件结果及承办律师的协助感到满意。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