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案例——提供劳务者责任纠纷案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9-07-24 11:50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

2017年6月,叶某雇请吴某帮其开挖掘机,工资每月5000元。2017年7月22日上午,叶某雇车将挖掘机运往工地挖路的过程中,挖掘机驾驶室被横穿的闭路线和固定闭路线用的钢丝挂住,吴某爬上挖掘机驾驶室上方梳理时,不慎被横穿的闭路线和固定闭路线用的钢丝弹下车倒地受伤,叶某将吴某先后送往当地医院和上级医院治疗,经医生诊断为:1、急性颈脊髓损伤伴不全四肢瘫成;2、左下肢静脉血栓形;3、颈椎过伸伤(颈6椎体及附件骨折);4、胸骨骨折;5、双膝皮肤挫裂伤。吴某住院治疗51天,医疗费开支124218.23元,几乎都向亲戚朋友借。2018年4月18日,吴某受伤经某司法鉴定所对吴某伤残程度和误工期、护理期和营养期进行评定,法医经过检查后,依据《人体损伤程度分级》和《人体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有关规定,对叶某的伤残和三期分别评定为:1、被鉴定人吴某颈椎损伤的程度评定为“十级伤残”;被鉴定人吴某左下肢静脉血栓的伤残程度评定为“十级伤残”;2、被鉴定人吴某误工期评定为鉴定前一天,护理期评定为120天,营养期评定为90天。但叶某除了支付吴某医疗费4万元之外,其余款项分文未付且对吴某避而不见,其行为严重地侵犯了吴某的合法权益。吴某受伤后一直在休养当中,不能从事劳动,造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吴某向浦城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经援助中心审理给其提供法律援助。

【承办经过和结果】

承办经过承办人员接受指派后,听取了吴某对事情发生前后经过的陈述以及对案件处理的要求。此案核心问题是叶某与吴某之间是否形成劳务关系。本案,叶某通过微信平台了解到吴某会开挖掘机,电话雇请吴某帮其开挖掘机操。期间,叶某也向吴某支付了劳动报酬。可以看出,叶某与吴某之间已形成了劳务关系。于是承办人为吴某向法院提起诉讼。庭审中,叶某认为他只是介绍吴某到工地上工作,吴某所受到的伤害只为了帮助运输车辆,排除交通障碍而被闭路线刮倒在地,才受到的伤害。吴某所受到人身伤害与叶某介绍到工地工作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且叶某即不是工地负责人,又不是挖机的主人。针对被告提出的答辩意见:一、叶某不是侵权人,不是适格的被告,应由挖掘机的的所有人和使用人来承担赔偿责任。二、本起事故不是提供劳务者责任纠纷,而是道路安全行驶责任纠纷,该事故应由平板车的所有人来承担赔偿责任。代理人认为,被告二点抗辩意见不能成立。理由如下:1、吴某不认识叶某答辩中提到的闻某是何人,吴某开挖掘机只是受叶某的雇用,与他人之间不发生任何法律关系。2、吴某受伤是在被告雇员的过程中(时间段内),因挖掘机的驾驶室被横穿的闭路线挂住,吴某上去梳理时,发生的损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意外的第三个造成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本案吴某既可以直接要叶某承担雇主责任,也可以直接起诉第三人要求赔偿。吴某对上述二种侵权之诉享有选择权。2019年1月法院做出判决:“一、判令被告叶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吴某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人民币151648元,扣除已支付的40000元,尚应支付111648元。二、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时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于2019年1月22日承办完毕。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提供劳务者责任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意外的第三个造成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1、本规定是关于雇主与雇员之间权利和义务的规定。在劳务关系中作为劳务活动的组织者、指挥者、监督者和风险的防控者,对提供劳务者的活动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义务,对提供劳务者的职业活动提供必须的安全保障是接受劳务者的责任,因为只有接受劳务者才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和防范这种风险。

2、雇主与雇员之间的法律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据此法律规定,叶某作为接受劳务一方,享受吴某所提供劳务带来的利益,对吴某的劳务活动理应负起安全注意义务。因吴某未取得挖掘机操作证应聘从事开挖掘机工作,在处理故障时未注意自身安全,致发生本案事故,其对自己遭受的人身损害亦有过错,可适当减轻叶某的责任。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