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对意外溺亡儿童亲属提供法律援助 
文章来源:南平市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9-07-11 11:04   点击数:    字体:
  【案情简介】2019年春节假期,各大工地的农民工都陆陆续续的返乡过年,只余下零星值班保安留守,地处童游街道徐墩村的XX混凝土有限公司也不例外。外地来建阳打工的胡某居住在离XX混凝土有限公司 10米开外的工地旁。这天,胡某五岁的儿子在家人不注意时自己独自钻进XX混凝土有限公司的围墙,跑到里面玩,在玩耍过程中不慎掉到洗车池中,等到附近群众发现之时将其打捞,汪某已溺水两个多小时,经公安部门现场确认,汪某属于意外溺水死亡。   

【承办过程】事故发生后,汪某的父母悲痛欲绝,其多次联系XX混凝土有限公司的老板,欲协商解决纠纷,但混凝土有限公司的老板认为是其父母对五岁的儿子未尽到必要的监护责任,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汪某父母在当地人的介绍下,来到了童游街道法律援助工作站。童游街道法律援助工作站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审查了他们提供的相关材料后,认为符合法律援助条件,遂把相关材料转交建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建阳区法律援助中心受理后,决定给予其提供法律援助,并指派法律服务工作者承办此案。在了解了案情后与死者家属会见过程中,援助案件承办人先对其丧子之痛表示同情,再询问死者家属有什么诉求,死者家属要XX混凝土有限公司赔偿60万元,承办人把利害关系与家属分析了一遍,本案可以通过诉讼或调解的方式,并把这其中的利弊与风险详细告知,孩子的离世,其实我们监护人这方监管不力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再者索要赔偿款也是要合情合理的范围,这样才有调解的可能性,家属在听完分析后,表示不愿意通过诉讼的方式,希望能够调解途径。承办人安抚家属不要太急躁,其先与对方沟通一下。就在承办人还在积极协调过程中,突然接到当地司法所的电话,说胡某带领家属一方多人拦截企业的运输车辆讨要说法,认为由于建设洗车池时没有做好防护措施造成的,所以才造成他的孩子溺亡。死者家属一致要求混凝土公司对胡某孩子的死亡事故进行赔偿,并扬言若不妥善解决,就把死者尸体停放到公司门口。混凝土公司一方则认为死者系五岁的孩童,其家长明知厂区的危险性,却没有尽到监护义务,属自身过错,他们公司并不负责任。双方剑拔弩张,场面非常混乱,眼看着场面就要控制不了。张游辉劝说对峙的双方,不能胡来,一定要依法依规维权,为了防止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尽快结案,承办人首先做胡某的思想工作,劝说其及时将死者遗体搬离,尽早让死者入土为安,如果一味的让矛盾冲突继续激化,并不利于矛盾的解决,要相信法律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好这件事情,死者家属情绪也暂时得到平息,表示会将死者遗体先行处理。之后双方进行了第一次的调解,调解过程中,死者家属认为企业方在管理上存在明显的漏洞,没有在厂区危险地段设立标示,且在有值班人员的情况下,任由其孩子进入厂区,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死者父亲情绪激动,数度哽咽。而企业方面表示胡某之子现年五岁,还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发生意外主要是其监护人未尽到监督责任导致的,应当由监护人承担责任。在赔偿金额上,由于死者家属对赔偿金额期望值过高,提出了高达60万元的赔偿诉求,企业方面表示无法接受,考虑到死者父亲和其爷爷情绪过于激动,承办人认为先暂时中止这次调解,继续分头做双方的思想工作。

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调解中止后,胡某就带着死者爷爷到厂区阻工,其年迈的爷爷甚至躺在厂车行进的路线上,当地调解员得知情况后立即拨打了110,并通知了案件承办人赶往现场从死者家属角度对胡某进行劝阻:“您儿子的事情,我理解你们的悲痛,但是你们这么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您父亲年级那么大了,我们不希望您因为儿子的死,又让父亲在悲痛中再出意外,我们也会多从你们死者家属的角度让企业尽可能多做一些补偿。”听到此处死者家属胡某的态度终于有了软化。案件承办人还同时与企业负责人进行了谈话,表示虽然这次事情的起因是死者父亲没有尽到监护责任,但是企业作为厂区的管理者,对其厂区的安全具有管理义务,且其未在危险处未设置警示牌和采取防护措施,不能有效防止人身危险的发生,忽略了对于儿童存在的风险,对胡某儿子死亡应负有一定的责任,并且希望企业能考虑到死者家属长此以往阻工不但对企业会造成严重损失还会影响企业的良好形象,在责任分担上尽量再从人道主义上对死者家属进行经济上的补偿。企业负责人也当即表示马上组织企业股东进行商议,并且与胡某约定了第二次的调解时间。

由于上一次对双方的细致的调解工作,虽然死者家属对于企业提出的的12万元金额还是不满意。但是情绪有所缓解,案件承办人和调解员商量后及时暂停调解,将企业方召集到另一间办公室,告知企业负责人虽然从责任上你们责任并不大,但是希望你们能够从企业长期良性运转及社会形象方面考虑,如果矛盾纠纷拖延得不到解决,不论从企业还是辖区整体稳定上都是不利的。

【承办结果】最终在法律援助案件承办人以及当地调解员、村委干部的努力下,双方达成了一致,由企业赔偿受害方胡某各项费用人民币18万元整。

【案件点评】本案是一件未成年人溺水死亡案件,由于事故发生时其才五岁,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事物的认识往往处于一知半解的懵懂阶段,辨别能力差。其父母作为他的法定监护人,理应履行监护义务,正确引导、教育和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等合法权益,但受害人的父母没有尽到监护责任,疏于对监护人监护,对其脱离监护范围,没有注意孩子的行踪,最终导致孩子溺亡的事故,存在重大的监护过失行为。而企业一方作为管理方,应当预见到其危险性,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和采取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由于其未尽到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造成胡某之子死亡的后果,故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损害事实无争议,只就过错责任和赔偿金额意见不一致。在案件承办人的努力下,在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达成调解协议结案,有利于当事人自动履行协议,有利于彻底解决纠纷 ,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从而也节约了司法资源。在调解过程中,由于充分讲明道理,分清是非,向当事人宣传国家法律和政策,能提高当事人的法治意识和思想觉悟,对维护社会稳定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扫一扫
在手机打开当前页